当前位置:首页 >> 文体 >> 正文
让历史告诉未来
k8.com_凯发在线注册_凯发开户 www.xyl.gov.cn 2018-10-15 09:55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沈明志
【字体: 打印本页

  是历史选择了榆林,还是榆林书写了历史?为什么中华文明进步史的每个重要节点都跟榆林有关?这一切仅仅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埋藏着更为深刻的文化逻辑?未来的榆林将会如何?这些存放脑海的巨大疑惑和百思不解的漫长思索几乎伴随了我一生。

  寻找答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艰难跋涉,也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生命体验,更是一次探索中华文明的终极体验和重大忧患的文化苦旅。

  为寻找答案,我阅读了大量历史书籍和相关资料,答案始终是模糊的。

  为寻找答案,退休后,我用三年时间行走在榆林大地上。第一次,沿着黄河与长城行走了一圈,向中华文明的两位稀世老人祭奠拜访。重点考察了石峁遗址、寨山、府州古城、麟州古城、吴堡古城、扶苏墓、折家墓、七星庙、红石峡、镇北台、统万城、白云山、李自成行宫等文化名胜古迹。第二次,踏着毛泽东转战陕北的足迹行走了一圈,重点考察了高家硷、 神泉堡、乌龙镇、杨家沟、刘家坪、川口以及绥德、三边、神府革命根据地旧址。第三次,沿着神府煤田、榆横煤田、定靖油气田、佳米盐田行走了一圈,向现代文明的煤气油盐四位巨人,膜拜请教,重点考察了大柳塔矿区、庙沟门工业园区、 锦界工业园区、定靖工业园区、榆横工业园区、佳米工业园区的现代企业。

  三年的贴地行走、实地考察,终于使风干的记忆碎片拼凑衍生成一种综合文化体。这时,答案才从遥远的时空中含情脉脉逐渐清晰地向我走来。

  一路行走,一路震撼,一路书写。写出的不少文章发表并被转载广泛传播。这本来是一个人的一次文化考察,由于报纸的助力就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文化考察的孤寂、沉潜方式,从一开始就有轰动效应。

  榆林的稀世伟大,就在于它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人类进入文明时代距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约在公元前三千年到公元前一千年之间,当苏美尔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奥尔梅克文明、哈拉巴(印度河)文明诞生时,中华文明就在东亚黄河流域的榆林境内诞生了。可见榆林是古代六大文明的诞生地之一。

  榆林的稀世伟大,又在于它是中华文明的坚定捍卫者。从秦始皇开始,榆林就成为中华文明的边陲重镇、军事要地。秦始皇派他的大儿子扶苏、大将军蒙恬率领十万大军,驻守上郡阳周,并在榆林修筑长城;汉武帝派卫青大将军在榆林以西抗击匈奴;唐朝以榆林为据点,向西扩展;宋朝的折家将、杨家将、范仲淹,明朝的余子俊等都曾在榆林大地上为捍卫华夏文明做出巨大贡献;清朝的康熙皇帝、乾隆皇帝都曾御驾亲征,在榆林与准葛尔部落展开殊死搏斗,历朝历代都把榆林作为极其重要的军事基地和防御要塞。正是在榆林的坚强守护下,中华文明才得以延续,成为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1839年玛雅文明被发现时它已经灭亡几百年了;1871年特洛伊古城被发现时,特洛伊文明早已消失了三千多年;1899年古巴比伦文明被发现时,古巴比伦文明也已经灭绝了三千多年;1900年古希腊的克里特文明被发现时,这个文明在三千多年前就没能继续;1902年当埃及文明重新出现在考古学家面前时,这个文明也消失几千年了;而当2012年石峁遗址连同寨山、寨梁、寨峁城市群石城遗址被发现时,中华文明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正处在伟大复兴之中,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世界奇迹。

  榆林的稀世伟大更在于当中华文明濒临绝境时,它勇敢地挽救了中华文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中华文明遭遇到外敌入侵,政局动荡、国土沦丧。在这千钧一发的危难关头,是陕北敞开胸怀,接纳了中国工农红军。党中央毛泽东进驻陕北后,坚定地开展了抗日斗争,促成国共合作抗日统一战线,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抗日胜利后,国民党蒋介石再次挑起了内战,党中央毛泽东被迫离开延安转战陕北。从1947年3月18日到1948年3月23日,党中央毛泽东在榆林的8个县35个村庄居住生活了一年零五天,最后以两万兵力打败了蒋介石、胡宗南23万精锐部队的进攻,同时指挥了全国各个根据地的解放战争,最后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榆林的稀世伟大,还在于它是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动力源、发动机。榆林已探明每平方公里蕴藏地下资源煤622万吨、石油1.4万吨、天然气1亿立方米、岩盐1.4亿吨。资源组合配置好,国内外罕见。当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时候,榆林再次敞开胸怀把自己储存了几亿年的煤气油盐奉献出来。一条条铁路,公路,输气、输油管道,输电线路和空中航线通向全国,使榆林成为西煤东运、西电东送、西气东输、西油东出的腹地及全国能源化工基地。

  榆林还是观察中华文化的一个窗口,榆林有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一千多处,其中国家级43处,这使得考古和历史学家走进榆林,每一次发现和发掘都是石破天惊。

  榆林不仅有完整、系统的文明史,而且还有宏大浩瀚的史前史。神府煤田的闻名于世不仅仅因为它是世界八大煤田之一,更因为在时间上它储存于二叠纪和侏罗纪时代。二十世纪初,欧洲文化学术界的考古学家在欧洲、非洲、西亚发现了侏罗纪、二叠纪的地质年代结构,而中国没有发现这样的地质结构,一些中外学者就断言中华文化是外来的。神府煤田的发现、完整的恐龙化石直接击破“权威”学者们的猜测。

  府谷县武家庄镇的胡桥沟岩石上的旧石器时代的石碓臼和在附近坡地发现的古墓尸骨的埋葬形式,初步推断为新石器时代的屈肢墓。这就以实物证明着这片土地上文化发生的独立根脉。

  石峁遗址的发掘填补了世界文明史的空白,平息了国际学术界长期以来对中华文明诞生的时间、地点的争论。中华文明诞生在何时何地?国际学术界有争议,我国史学界多将二里头遗址作为中华文明的诞生地,它的具体时间是公元前一千七百五十年。由于国际学术界不认可,国内史学界又出现了东夷说、中原说、西戎说等。石峁遗址的发掘一开始就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震惊,牛津、剑桥、加州、哈佛、东京、墨尔本大学的国际权威专家,同国内学术界于2012年齐聚榆林召开石峁遗址世界学术研讨会,同时对寨山、寨粱、寨峁城市群石城遗址进行初探,共同认为,中华文明不但有了够格的城市遗址,还有世界罕见的城市群遗址,时间在公元前二千五百年左右,这真是一个石破天惊的重大发现。

  从夏商周到元明清,再到近现代,榆林大地上中华文明史不缺实证,长城、黄河、阳周古城、红石峡、镇北台、白云山、李自成行宫等古迹,证明了中华文明在榆林的延绵不断。

  星罗棋布的文物古迹证明,榆林不但是中华文明的边陲重镇,而且还是中华文明与世界其它文明的交流窗口,历史上由于航海业、航空业的空缺,中西方文明的交流都是通过欧亚大陆桥及丝绸之路来完成的,而榆林又是丝路集点。红石峡、易城就是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友好往来的历史见证。

  榆林的文物古迹不仅证明了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的整体脉络,而且填补了细节空白。发生在宋徽宗年间的江湖大盗方腊、宋江,其事迹如何,被谁所擒获?近千年来一直成谜。上世纪四十年代一块宋时大将折可存述行墓碑的出现,千古之谜才大白于世。原来擒方腊、逮宋江的猛人出自榆林的府谷县、中华第一将门世家的折可存。

  每当存放心底长期不解的一个个困惑,被一个个遗址、墓碑、文物解开,都会令人激动不已。中共中央转战陕北决策英明。用两万装备落后的兵力打败23万美式武器武装起来的精锐部队,这在理论上是讲不通的。从军事上讲,毛泽东用兵真如神,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沙家店、宜川五场战役中共歼敌十万多,彻底扭转了陕北战局。其中前四次战役毛泽东都是亲自或用一个营甚至一两个排的兵力,将胡宗南大部队引开,然后指挥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且每次战役毛泽东预料得非常精准。有人说,毛泽东不但指挥了西北野战军和全国各个根据地的解放军,而且指挥了蒋介石的军队,因为毛泽东总是牵着蒋介石军队的鼻子走。1947年6月7日的夜雨中,在小河村到天赐湾的堆子梁上,毛泽东的小分队与胡宗南3万兵力的大部队只隔一个山头,大家都为主席的安危捏着一把冷汗,毛泽东幽默地说:“不要担心,我们同敌人还隔着一个山头,就是隔着一个世界哩!”毛泽东那种泰然镇静和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伟大气魄,着实令人感叹不已。从政治上讲,蒋介石挑起内战不得人心,榆林人民打心眼里拥护共产党、毛泽东。正如毛泽东所说:“我们有人民群众的拥护,国民党军队进来就成了瞎子、聋子。”事实上毛泽东每到一个村庄,不但有吃有住,而且群众自觉地站岗放哨,国民党军队一来群众坚壁清野,即使便衣特务化妆而来也很快就被群众识破了,榆林人民真正的成了共产党的铜墙铁壁。从经济上讲,党中央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开展的土地革命和大生产运动,使榆林人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榆林人民衷心拥护共产党毛泽东。榆林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就有2万多名。在踏着毛泽东转战陕北的足迹行走中,采访过好多当地群众,他们当时也没有意识到共产党就一定能胜利并执政中国,但他们都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事业中来,毅然决然地加入共产党军队。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本可以转业到地方上工作,却回家种地去了,他们明知道上战场会死人,却宁愿父亲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参加解放军。

  榆林人民即便在今天市场经济大潮下,他们还像当年支援红军一样支持神华等央企在榆修铁路、建企业,不计回报。

  什么是文化?文化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自觉,是一种由精神价值、生活方式所构成的集体人格。榆林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更是中华文明的守护地和边陲重镇,历朝历代的皇帝官员、文人墨客,特别是边塞诗人和封疆大吏、守边重臣都把文化留在榆林,榆林城的建筑风格既有北京风格又有南方样式,连榆林小调都是江浙风韵。历朝历代文人们在榆林写成或写榆林的诗词,像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范仲淹的“塞上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等榆林人都会吟诵。清代康熙皇帝、乾隆皇帝都在榆林题诗题词,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就是在清涧袁家沟写成的,书写在榆林各景点上的崖刻、碑文更是不计其数。走向世界的陕北民歌,也唱出了《东方红》《三十里铺》等。长期的边塞文化积淀在榆林人民心底的是:时刻将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杨家将、折家将的故事连不识字的老头、老太太都能讲出来。采访毛泽东转战陕北时的老头,问及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回答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再详细了解,他竟然不识字。这就是文化,是深植于榆林人民心底的集体人格。

  散落在榆林大地上星罗棋布的文化古迹,是书写在榆林大地上的中华文化密码,根植于榆林人民心底的榆林精神,是中华文明的基因,它是深藏于陕北高原的一座文化宝藏,它是蕴含在榆林精神中的一座文明富矿,这才是历史选择榆林,榆林解读历史的文化逻辑。

  榆林的未来会咋样?只要你了解了榆林文化,以文化的逻辑循着文化的规律去认识。你听,“黄河在咆哮”;你品,“风从草原来”;你看,“边区的太阳红又红”;你想,巨大的水能、风能、太阳能,再加上中华文明积淀下来的榆林精神,答案不就可想而知了吗?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xyl.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k8.com_凯发在线注册_凯发开户|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