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体 >> 文体推荐 >> 正文
当时秋月
k8.com_凯发在线注册_凯发开户 www.xyl.gov.cn 2018-10-08 10:06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慕明媛
【字体: 打印本页

  每逢秋临,总是免不了有伤春悲秋的情绪会隐隐作祟。

  这几日的榆林,尚且算不得淫雨霏霏、催人紧衣。可是,单凭一片阴阴郁郁的天空、一角似露非露的霞光、一弯薄纱穿行的浅月,更遑论晨曦微凉的青雾、夜半倏忽而至的冷风,再搭上几枚和着青雾冷风而潇潇落下的木叶,或许又添一场淅淅沥沥的雨水。

  在这一切可得又不可得、可失又无可失、可说又不可说、可感又无可感的情境下,秋天的况味,便就是了。

  秋天,是季节的缓慢推进。它不似冬日莅临的浓重,不是一滴饱满的墨汁肆意地浸润在纸笔之间,而是一汪浓淡相宜的画墨,在宣纸上顺着纹路缓缓推展、慢慢印染。从立秋而起,到立冬而终,秋天历时三月,农历的七八九月搭配着孟仲季的长幼排序,分别可称为孟秋、仲秋和季秋,即是初秋、中秋和深秋,合称“三秋”。

  所以说,秋天是一种有节制的递进,是一次有意识的深入,是一场有预见的邂逅。立秋时而冷风至。孟秋之时,人们总是欣喜于炎热之外不期而至的北风。“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暑气渐消,人们在酷热的胁迫中得以解脱,好似一切烦恼离去,带给人清新凉爽的美妙感受。

  深秋便是季秋了。季秋,犹如挥毫泼墨时临近收尾的重重一“顿”,也就有了秋风横扫落叶、肃杀美意的萧瑟。“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两千三百多年前,屈原的徒弟宋玉的这句感慨开创了“自古逢秋悲寂寥”之先河。让人读罢不由得忧从中来,薄雾浓云,深愁永昼。

  较之孟秋的轻快与季秋的寂寥,我更偏爱于仲秋时节温和的怅惘。仲秋时节,瓜果丰硕,家人团聚。抬眼望去,一轮明月长相照,多少情怀在其中。太多的诗愁别绪,在你我的脑海中盘旋侧影。熟读三千,我最属意的,只有“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时光荏苒,又是一年秋月当空。年近而立的我,经了些世事、看了些冷暖、尝了些因果,便不愿读“但愿人长久”这些痴话,反倒对这样幽美邈远的孤篇愈发痴迷。可待我再次拿出这首诗,以和当空的明月。

  蓦然惊叹,曾经的少年已经悄然蜕变: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我的脑海中纵有千言万语,来回酝酿几番,只能长叹一声,浅道一句:“天凉,好个秋!”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xyl.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k8.com_凯发在线注册_凯发开户|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